北京世豪花园"空降"一排门脸房 疑似小区违建
世豪花园社区,地处东南四环和五环之间,建成至今已十余年。社区一共18栋楼,除3栋是三层小楼外,其余15栋都是两层,全社区住户近400家。“有钱就不买这儿的房子了,多偏啊!”也有居民期盼着拆迁,“因为两三层的小楼容纳的住户数量有限,北京人口多,说拆迁重盖都说了好几年了。”
北京晚报  · 2014-05-23 15:24
 北京世豪花园"空降"一排门脸房 疑似小区违建
 
  世豪花园社区,地处东南四环和五环之间,建成至今已十余年。社区一共18栋楼,除3栋是三层小楼外,其余15栋都是两层,全社区住户近400家。“有钱就不买这儿的房子了,多偏啊!”也有居民期盼着拆迁,“因为两三层的小楼容纳的住户数量有限,北京人口多,说拆迁重盖都说了好几年了。”
 
  2006年,世豪花园社区的业主们曾因进出小区唯一的道路脏乱难行而求助于媒体。当时,这条连接了社区东门与社区的百米小路还是一条黄土小道。而今,黄土小道已经修成了平整的道路,小区东门却多了一排白色的门脸房。“这里是社区公共区域,社区居委会把这里租给别人,盖了房子开店,还砍了原先的几棵树,都没经过业主同意。”对于这排门脸房,业主们的心态各异,而社区和物业对此则踢起了皮球。
 
  社区标志
 
  被拆建成门脸房
 
  世豪花园不是一座临街而建的社区。从位于该社区东北角的1号楼门前开始,向东百余米,一条至少能容两辆车相对而行的道路延伸至老君堂中路。这里被居民称为社区的东门,也是居民们进出社区大多选择的路线。
 
  跟大部分社区不同的是,在这个出入口周边,没有任何关于世豪花园社区的标识物,甚至连简单的指示牌也没有。“这儿以前是院墙。”站在东门的路边,世豪花园居民李大爷指着路口的一家餐馆说:“原先这儿就是堵矮墙,墙上镶着挺大的字儿写着‘世豪花园’。”现在,不仅这堵小区的“标识墙”被朝向马路的餐馆大门取代,与之相对的入口另外一侧的矮墙也塌了一角。“以前还有人看门儿呢,有个拦车杆,车进来出去都有人给操控着。”
 
  让李大爷觉得更不痛快的是那家餐馆,连同与其同处于一排的其他刚建成的门脸房。“按理说,既然这儿以前是我们小区的院墙,还有物业的人看着门口,那这片地方肯定就属于我们小区,属于我们小区的话就是公共区域,这么说的话,在公共区域上盖房,就应该征得业主们的同意,否则这块地儿根本就不能动。可是直到这里开始施工,我们才知道社区把这片地方租出去了。”
 
  这一切发生在大约一个月前。“不到半个月,这排小房就盖好了。”李大爷说的“小房”,就是临街餐馆的营业之处。
 
  目前,这家餐馆是这个占地面积逾百平方米的门脸房中唯一一家已经装修完毕进入营业状态的店铺。刚建成时,门脸房共有12间,每间面积十几平方米。这家餐馆实际占地面积为5间门脸房,房间之间原本的隔断被拆除,形成了厨房和餐厅的布局。餐馆门外,长约两米的烧烤炉放置在墙边。
 
  谁盖的房
 
  社区物业互相推
 
  “门脸房,是社区、居委会弄的。”李大爷毫不掩饰地说。
 
  世豪花园西侧,是君堂好园小区。两个小区之间是一道已经生锈的铁栅栏,一扇仅容一人通过的铁门,连通了世豪花园和君堂好园两个小区。这里是世豪花园居民口中另外一个进出小区的通道。
 
  小门北边,栅栏西侧,老君堂社区服务站的三层小楼倚墙而建。在位于一层的社区办事大厅里,被问及小区西入口的一排门脸房时,当时在场的五名工作人员中,有三名不约而同地表示他们不知情。
 
  一名男工作人员说:“物业,问物业吧,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与此同时,站在一旁的两名女工作人员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名面露犹豫,最后看向这位男工作人员。他又说了一句:“不知道,问物业吧。”语气里透着戒备的客气。
 
  世豪花园的物业办公地点在小区西北角。一排平房,西侧是物业公司的办公用房,东侧的两间是该小区业主委员会所在地。物业公司办公用房外墙上的牌子写着“北京鹏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世豪花园项目部”。
 
  一名正在办公的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称:“那排房子不归我们物业管。”更多的情况,该工作人员也称自己不清楚,只表示“跟物业没关系,得找社区”。
 
  “根本就不是物业租的,他们能管吗?就是社区租的!”午后,在外面乘凉的居民刘大妈如此说,“这事没法弄就在这儿了,你推我,我推你,跟物业根本就没关系,社区又不承认!”
 
  有知情人透露,门脸房所占的区域,在被承包之后才开始动工盖房,“就是这个月初前后的事,承包的人好像是个河南人。” 一位在门脸房里干活的人说:“这儿早就租完了,还没盖完的时候就都有主儿啦!”
 
  “没有了,都预定了。”记者辗转得到“房东”电话号码,接电话的男子讲着普通话,带有一丝北京腔。“应该是不会再盖新的了,现在预定出去的也都没谈妥,所以租金也没定。”更多的细节,“房东”不再多言。
 
  业主分化
 
  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事实上,这里的业主们对门脸房有着不同的态度。
 
  与其说反对门脸房的建造和出租,刘大妈和老伴儿实际上反对的是门脸房的商户搞露天烧烤。
 
  “烟熏火燎的,现在又到夏天了,政府不是提倡搞环保嘛,社区把我们公共区域搞商业开发,不跟我们业主说就算了,也不能跟政府对着干啊,就那个门脸房,你看它好像有个排烟管,除了排烟,也没啥别的功能了!”所以,刘大妈和跟她持类似态度的居民,近来曾经多次向相关管理部门投诉举报。“也就是城管来管嘛,”刘大妈的老伴儿撇着嘴说,“来一次管几天,过几天照样儿烧烤,这要是在城里,肯定得严管!”
 
  刘大妈曾经把赶走门脸房露天烧烤的愿望寄托在业主委员会身上:“他们也没啥作用,倒不是说业主委员会啥事也不管,只是这件事不大行,是社区盖的,再说平常人家也都上班有自己的事,谁有心思天天弄这事?”
 
  也有一部分业主反而支持门脸房的建设和出租。门脸房外的小路上,一位刚从超市回来的女业主表示,由于社区地理位置偏僻,邻近几乎没有像样的餐馆和超市,所以“觉得多开些小饭馆也不错,我们小区里头也没有超市,要是这儿开个小超市,也不错。”至于门脸房的建设是否侵犯了业主权益,她说:“什么公共区域啊,这个我不懂,我觉着开店挺好。”
 
  还有一部分业主对此并不关心。“又碍不着我什么事儿,随他们折腾吧。”
 
  另外一部分业主则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业主权益方面。在网上,有世豪花园业主表示,“老君堂社区居委会在小区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小区大门内的土地租给个人建商业用房”,将“小区标志、小区大门、物业用房、老年活动室等设施拆除,砍伐了绿地上的四棵柳树”,“居委会的做法违反了相关规定,损害了小区业主的利益。”
 
  各方博弈
 
  公共区域权益谁说了算
 
  “你推我,我推你,没法弄就在这儿了。”刘大妈一边说,一边看着与世豪花园一墙之隔的君堂好园社区:“我们这儿物业费一块五,人家物业才一块,但你看我们这儿,盖门脸房没人管,人家那小区根本没这种事儿。”
 
  尽管同样反对门脸房,且多有抱怨,刘大妈也不觉得业主们有联合起来主张自己权益的必要:“公共区域,这事没法说,我就觉着只要不弄露天烧烤、别弄得整天烟熏火燎怪呛人的,那就行了。”
 
  明确反对门脸房建设的业主之一,在网上援引《物权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六)项的相关规定,“建筑区划内的道路,属于业主共有,建筑区划内的绿地,属于业主共有,建筑区划内的其他公共场所、公用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属于业主共有”,“改建、重建建筑物及其附属设施;应当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并据此认为,门脸房的建设已经侵害到了业主们的权益,且表示,“向市、区各主管部门投诉,但至今没有解决”,“强烈要求拆除违法建筑、恢复小区原貌”。
 
  世豪花园东门附近的门脸房,顺着进入小区的道路自西向东一字排开,粉刷成白色,西端墙边堆着还没拉走的红砖,旁边一架梯子靠墙放着。最西端一间门脸房的门口斜上方,并排安装了三台崭新的计电表,一条粗电线从墙与红砖堆之间的缝隙里出来与电表相连。
 
  除了已经开始营业的餐馆,其余7间门脸房都紧锁着大门,有的可以透过玻璃门看到房间内部。门脸房对面,停放着几辆机动车,路边还有一大堆施工用剩的沙子,沙堆与旁边的墙之间,则是一片又一片的建筑垃圾和废料。
 
  “原先还有个门儿,现在完全没有了,合着我们这是彻头彻尾的开放式小区了。”跟刘大妈观点不同,李大爷觉得主张业主权益很有必要,“而且这门脸房也没个消防、安全措施,就说开餐馆吧,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责任编辑: dcpd 
版权提醒: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相关文章
频道主编
频道微信号:
   TEL-
编辑推荐
热新闻
日排行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