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乌江,贵州省境内第一大河,长江上游右岸支流,又称黔江。发源于省境威宁县香炉山花鱼洞,流经黔北及渝东南,在重庆市涪陵区注入长江。贵州沿河县境内正在修建的沙沱水电站位于乌江干流上,坝址位于贵州省沿河县城上游约7.5公里处,距贵阳市280公里,距重庆市230公里,是乌江干流开发选定方案中的第九级。
中国建筑新闻网 · 2016-01-15 12:38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沙沱水电站二期工程尚在进行中
 
  乌江,贵州省境内第一大河,长江上游右岸支流,又称黔江。发源于省境威宁县香炉山花鱼洞,流经黔北及渝东南,在重庆市涪陵区注入长江。
 
  贵州沿河县境内正在修建的沙沱水电站位于乌江干流上,坝址位于贵州省沿河县城上游约7.5公里处,距贵阳市280公里,距重庆市230公里,是乌江干流开发选定方案中的第九级。
 
  沙沱水电站,是中国华电集团贵州公司(即: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乌江公司”)的下属单位沙沱电站建设公司在建项目,是贵州省境内乌江流域的八个水电站之一。
 
  据了解,该项目工程概算投资为107亿元,并于2005年开始破土动工至今。
 
  在当地官方解释中称,沙沱水电站以发电为主,其次为航运、兼顾防洪。总库容9.1亿立方米(m³)、总装机112万千瓦(kw)、年发电量45.52亿千瓦小时(kw.h)、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坝高101米(m),坝顶长631米(m)。坝后岸边式发电厂房,右岸布置500T级垂直升船机。属分期导流工程。
 
  沿河县政府一位官员向媒体记者透漏,沙沱水电站建成后,沿河县可增收一个亿的财政收入。
 
  记者在当地官方走访时获得的更多有关沙沱水电站的信息“沙沱水电站的控股比例,中国华电集团控股51%,贵州省政府控股49%。”
 
  这么庞大的一个民生工程,却引起当地拆迁移民对拆迁补偿、伤亡瞒报、工程肢解、转包、层层分包等诸多质疑。
 
  移民安置超期补偿引争议
 
  据了解,在沙沱水电站项目工程建设中,涉及拆迁移民1.8万余人,其中,施工区移民近3000人。
 
  记者在沿河县沙沱水电站走访时发现,到处都是临时搭建的窝棚,极其简陋。
 
  据移民提供的补偿补助明白卡显示:水稻地补偿标准每亩14100元,旱地补偿标准每亩8160元。移民原有旧房,砖混结构的每平方补偿388元,砖木结构的每平方304元,土木房每平方215元,砖木房每平方228元。
 
  当地移民说,后来政府又补偿了我们一部分。
 
  沿河县政府在回函中称:沙沱电站移民安置规划审定后,已执行新的补偿标准,并对以前的补偿标准进行补足,即水田成了19960元/亩,旱地成了13608元/亩。旧房框架结构的每平方米752元,砖混结构每平方米596元,砖木结构每平方米487元,木房每平方米410元。
 
  在走访时,有移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这里每亩水稻地每年可以产水稻1500—1600斤,现在大米的市场价每斤是2.4元,我们要是种地的话,每亩水稻地每年可以收入2700元,10年就是27000元啊,而政府每亩只补偿了我们14100元。
 
  官方另有一种说法:我县稻谷常年产量为亩产360公斤左右,按现在的市场价折算,每亩水稻只能收入近1500元。
 
  “政府是06年开始拆除我们房子的,到现在都10年了,还没有安置我们,有的村划拨给了群众宅基地,有的宅基地都还没有给。搬迁费给了我们每人900元,过渡安置费每人每年600元。政府给我们宅基地每人15平方,要我们自己盖,没有一点补助,我们哪里能盖的起?银行不放贷,我们贷不到一分钱,亲戚朋友的房子都被拆除了,借钱都没地方借,让我们这些移民怎么过?我们的房子是被强行拆除掉的,村民多人遭拘留,五人被判刑,我们上访多年,至今未果。”移民这样说。
 
  “我家四口人,老房子政府只包赔了我家3万多,政府给了我家60平方米宅基地,现在钢材、水泥这么贵,盖房还得给人家工钱,3万元连买钢材、水泥都不够,贷款贷不到,借又借不来,让我们怎么盖房?”一位移民这样对记者说。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沿河检察院对五位女性移民提起的公诉书)
 
  几位移民向记者出示了刑事判决书、信访材料和沙沱水电站施工区移民临时过渡搬迁安置协议书。
 
  协议书显示,政府当时的承诺是,过渡期不超过两年。
 
  实质上06年拆除的民房,一些移民至今还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居住、生活着……
 
  “是移民一致同意延长过渡期……”官方这样解释。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移民住的简易房
 
  “谁愿意住这四面进风的简易房?我们脑子进水了?如果我们同意延长过渡期的话就不会去上访了!”移民在电话中对记者说。
 
  在走访沙沱电站建设公司时,办公室主任罗德琴向记者提供了相关资料,因移民不愿外迁,致使工程建设的社会环境和施工环境极为复杂,影响了电站建设的进程。
 
  沙沱电站工程转包、分包现象严重
 
  在当地走访时,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沙沱电站工程被中国水电集团和武警水电部队肢解,然后分别转包、分包给了一些没有资质的小老板。
 
  “中国水电集团十六局某副局长把进水口金属结构安装部分和闸门,违规转包给了他一亲戚,他亲戚姓蔡,无资质、无设备、无队伍,就一个自然人,层层转包,导致中间问题不断,工程一拖再拖,安全事故不断。”知情人士说。
 
  福贵联营体承包进水口(中国水电集团16局和9局联合承包,对外称“福贵联营体”),武警水电部队承包溢流坝。发电机进水口段由福贵联营体负责。富贵联营体把金属结构部分转包给了“厦门金结”,“厦门金结”又转包给了“四川广安”,“四川广安”从河南长垣找来几个民工,由于没有安装资质,无法进行,后来又从湖南益阳来了几个民工,接替原来的民工,同样没有安装资质,没有资质就没有相应的专业技术,特种作业都要办理人身保险,他们都没有办理保险。这种情况随处可见,比比皆是。违法转包,层层克扣。
 
  沙沱电站建设公司梁总否定了此说。
 
  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获悉,当地知情人士反映“将部分工程转包给其亲戚”的副局长历任中国水电集团十六局勘测设计院总工、局副总工、南平分局局长等职位、现为中国水电集团十六局副局长兼第六分局要职,贵州光照闽黄联营体项目经理,一级建造师,教授级高工。
 
  至于“四川广安”、“厦门金结”等,当地知情人士说,这些都是些散兵游勇。
 
  沙沱电站伤亡事故频发均涉瞒报
 
  走访中得知,沙沱电站每年的伤亡事故很多,均涉瞒报。
 
  死者侯春锡,沿河县淇滩镇人,死亡时间:2011年7月18日(农历六月十八),死亡地点:外加剂房。侯春锡在外加剂房顶拔钉子、往房顶铺石棉瓦时,从房顶滚落下来,沙沱电站建设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50万。记者在其家中见到了他的老婆杨彩娥和他的大儿子侯钊。
 
  死者冉保农,沿河县淇滩镇人,死亡时间:2010年9月18日上午10点。在建中国水电集团六局办公楼时,从楼上摔下导致当场死亡。冉的老婆彭腊英因接受不了这一打击,当即已被气疯。记者在死者家中见到了冉保农已经气疯的老婆彭腊英和他的大儿子冉刚。沙沱电站建设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29万。
 
  2009年3月,一个30多岁的重庆女人,被搅拌机绞死在了淇滩村移民安置点工地上。据当时同在一个工地干活的一位姓蔡的本地女人回忆说,老板是湖南人,只知道老板姓曾,死者刚来上了3天班,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死者老公的哥哥叫胡四,当时也在这个工地上干活,沙沱电站建设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16万。
 
  死者邓勇军,重庆淇江镇腰子弯人,2009年正月十六日,在大坝上焊接时,摔下来当场死亡,死时33岁。邓勇军生前刚离婚,事发时正处在恋爱期间,他生前的女友接受了记者采访。沙沱电站建设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23万。
 
  死者罗银芝,沿河县淇滩镇人,2008年4月27日夜晚,在大坝上加夜班时,被挖机挖死在了大坝。记者在死者家中见到了她的丈夫肖文太。沙沱电站建设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17万元。
 
  上述几起伤亡事故均由沿河县淇滩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解决。
 
  另据部分死者家属、曾经看管工地的民工、当地一些知情人士等提供信息,记者在走访中又了解了如下伤亡事故,有待进一步调查落实。
 
  2012年正月二十日,从大坝上摔下去一个重庆人,钢筋穿透了脖子,致当场死亡,死者系水电职工。淇滩镇一位冉姓女士说。
 
  2011年12月,一个30多岁的贵阳人,叫罗钢,在小隧道灌浆处,从厂房工程6#皮带架上摔下来导致当场死亡。
 
  2011年12月大坝上电死一个外地人。
 
  2010年3月,一个福建人从大坝上摔下,当场致死。“老板为了封锁消息,当即把死尸拉到了沿河县人民医院,我是在县医院停尸房见到死尸和死者家属的。”在走访时,一位蔡姓移民说。
 
  2010年元月,粗碎破石场死了一个姓杨的外地人,约50岁左右,死者系水电职工。
 
  2008年6月,大坝挖坝柱抽坝柱地下水时死亡一个外地人。
 
  据3位本地死者罗银芝、冉保农、侯春锡的家属讲,2008年中国水电集团九局砂石项目部,粗碎车间一男性死在了粗碎皮带隧道里。
 
  2008年3月,上隧道坍方,致使4人当场死亡,12人重伤,均是外地人。当时负责看管工地的彭姓师傅说:“隧道工程是中国水电集团十七局的,项目经理姓乔,中国水电集团十七局把该项目转包给了一个小老板,我只知道小老板叫李三,15996825×××,这是李三当时的手机号,我还保留着,重伤的那12人被送到了贵阳,当时就封锁了消息。”
 
  2008年元月,下隧道坍方,致使6人当场死亡。当时负责看管工地的罗姓师傅说:“当时我在一号索桥看管工地,一号索桥离下隧道最多不过300米,隧道工程是中国水电集团十七局的,当时就封锁了消息……”
 
  2007年,安装队一男性工人在安装时,从中碎车间50米高的皮带架子上摔下,当场致死。
 
  针对上述均由沿河县淇滩镇民调解决的几起伤亡事故,沿河县政府解释:“大中型水利建设工程的安全生产主管部门是省电监办,不是市、县人民政府,但对安全事故,我们均已积极协助处理善后工作。”
 
  “这五起事故已由相关单位报请了当地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当事各方达成一致意见并已妥善解决,因此,‘瞒报’用语不恰当。”
 
  上述均由沿河县淇滩镇民调解决的五起伤亡事故,就这样公然存在于沙沱电站建设公司以及沿河县政府的官方话语解释中。
 
  针对2010年元月粗碎破石场一杨姓外地人死亡事故,沿河县政府以及沙沱电站建设公司一致认为,“死者是水电九局砂石项目部员工,因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了杨的死亡,交警和保险公司勘察了现场,按交通事故上报了主管单位。”
 
  有相关人士质疑,粗碎破石场是在山顶上,怎么可能受道路交通安全法制约?又怎么可能是交通事故?
 
  沙沱电站建设公司与沿河县政府均否认了其他事故。
 
  记者遭到不明身份的人拦截
 
  3月9日下午1点,在沿河县淇滩镇政府,崔永龙书记拒绝了采访。
 
  记者在返回宾馆的路上,突然接到淇滩镇党政办赵主任的电话“镇长要接见你”。
 
  记者刚拦了一辆摩托车回沿河县城,一辆警车追来,强行拦住了摩托车,一个穿警服的人要查看记者身份证和工作证。继续向前行驶几里后,又有一辆车从后边追来,又强行拦住,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其中有两个人的衣袖上有“安监”字样,有人蛮狠地要记者上车,又向前走了几百米,对面过来一辆车停了下来,自称是县委宣传部的一位中年男子,把记者“请”上了车……
 
  沿河县委宣传部李部长、申部长和一位自称在“国保”工作的人,向记者作了一番盘问和解释,“国保”要听记者录音笔里的录音。
 
  第二天,3月10日上午9点,投诉群众电话中告诉记者,公安拘留了两个上访移民……
 
  3月11日下午1点整,一位移民电话中告诉记者,公安要查这位移民和记者的通话记录。
 
  3月11日下午5点53分,一移民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沿河县公安局刑警队查到了记者在沿河县暗访时所住的宾馆,已传唤了这位移民……
 
  4月26日下午21点12分,一位移民在电话中告诉记者,4月20日,4#压力管道施工,从上面摔下来一个河南人,经抢救无效死亡。4月23日钢筋班摔残一个当地人,叫彭城,腰摔坏了,沿河县医院医治不了,拉到外地医治去了。
 
  移民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淇滩镇和平村南木湾人张射霞,女,52岁,2012年10月21日,死于沙沱电站闸门处,乌江开发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62万,死者家属只得到了50万,上缴税2万,淇滩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从中提了10万。
 
  移民电话中告诉记者,2012年10月24日,淇滩镇安置点又死了一个男子,淇滩镇红棋村矮板组人。乌江开发公司(一六八建设公司)赔偿了死者家属60万,死者家属只得了50万。
 
  移民电话中告诉记者,2012年12月淇滩镇钟南乡人麻池村人罗廷英,女,58岁,死在了沙沱电站,赔偿结果不详。
 
  何支刚县长,你认为该怎么看待群众上访?
 
  2015年12月,移民在电话中说还要到北京上访,记者一行再次走沿河县进行了一番暗访。
 
  “政府是不是该先安置老百姓再搞工程建设啊?我们的房子好好的,政府给我们拆了,是不是应该政府给我们建啊?就补偿了我们那么一点钱能盖得起房吗?让我们自己建,这是什么作风?06年拆的我们的房子,我们现在还在简易房里住,06年拆的只是施工区附近的民房,06年拆掉房子的移民现在有的还没有划拨到宅基地。有的村庄划拨给了老百姓宅基地,有的村庄宅基地都还没划拨给老百姓。得到宅基地的移民大多数已建好了房子,没钱的还没建……”移民这样对记者说。
 
  移民对记者讲,起初银行不放贷,媒体介入后,我们这些移民现在每户可以从银行贷3万元用以盖房。我们移民得感谢你。
 
  据移民彭XX讲,2014年3月2日,镇政府怕我去上访,把我关在拘留所拘留了我七天,拘留证都没给我。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贵州沿河沙沱水电站建设乱象
和平村移民联名上访人名单
 
  和平村移民崔XX对记者说,今年正月二十七日,省里领导来沙陀电站参观,我家小孙子随着村民去看热闹,我随后也赶了过去,当时有人拉着我问,你来干什么?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拉我干什么?我说我是来看热闹的。派出所的民警随即给我照了像,当天就把我给拘留了。在铜仁看守所关了我3个月。
 
  “淇滩镇崔永龙书记今年2月对我们说,你们谁去上访就拘留谁!你们上访也没用!山高皇帝远,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从大门进,最终还得从小门出,县官不如现管!淇滩镇主抓移民这块儿的副镇长杨高昌两三年前威胁我们,你们谁去上访,共产党随时都可以抓你!崔永龙、黄刚、刘朝强、胡勇刚、郭强、何明都这样威胁过我们。村支书和淇滩镇领导都发财了,带给我们的是什么?……”移民这样说。
 
  “你们谁去上访,共产党随时可以抓你!”你说我们淇滩镇三届领导班子崔永龙、黄刚、刘朝强、胡勇刚、郭强、何明、杨高昌是党员吗?移民这样问记者。记者默然。
 
  何支刚县长,你认为该怎么看待群众上访? 

 关键词: 贵州 水电站 建设乱象
 责任编辑: dcpd 
版权提醒:转载请注明来源,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相关文章
频道主编
频道微信号:
   TEL-
编辑推荐
热新闻
日排行
周排行